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如何度过业余时间决定一个人的未来

 
 
 

日志

 
 

成吉思汗的播种与进化  

2009-05-30 14:51:07|  分类: 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媒体津津乐道于成吉思汗的一些消息不仅反映和描绘了人类两性进化的历史,也折射了今天现实生活中人们的种种心态。把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比照时,就会发现两者是何其相似。虽然人类的进化看起来前进了很多,但仔细观察,有时不过是在原地转圈。
  
  诱人的帝王血统
  
  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布赖恩·赛克斯成立的“牛津祖先”公司利用其DNA研究的结果,写了一本新书,《亚当的诅咒:没有男人的未来》。他在书中声称成吉思汗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播种者”,因为他的研究表明,在中亚,有1600万到1700万人的遗传序列中有一种共同的Y染色体,提示这些人可能是成吉思汗的后代。
  赛克斯说成吉思汗是最成功的“播种者”也许没错,因为他是想用DNA解开人类进化之谜。但是这一发现也为现实社会的很多人提供了机会。比如,从2004年7月伦敦一家名为“羊肉串”的饭店就推出了一项“DNA寻找成吉思汗后人”的促销活动,据说饭店食客大增,饭店赚得盆满钵溢,而食客也大为高兴和满足。
  店家当然深谙顾客心理,谁都愿意被称为帝王之胄,更何况是在公元1206年统一蒙古各部,建立蒙古汗国和元朝,并将领土扩展到中亚地区和南俄的元太祖成吉思汗。而顾客愿意到这家饭店通过DNA测试享用一次免费午餐并非只是为了白吃一顿,而是籍此证明自己是帝王之后、王室之尊,这才是最为实质的内容。当然,当无数这样的帝王之后被证明之后,无论是真还是假,饭店的生意想要不兴旺都不可能。
  现实生活中不少人都会有王子与灰姑娘的情结,也都希望自己的血液中有一点高贵和王室的成分。就连布什与克里的总统竞选大战都要拿出身和贵族血统来说事(也许是好事者为之而非本人要着意渲染),又如何能不让据说有1600万后裔的成吉思汗大帝的子孙们去认宗叩祖呢?
  
  强者的盛宴

  
  赛克斯的研究得出的一个重要结论可能与现实的结合更为紧密,也同样揭示了两性进化的实质。赛克斯说,中亚有1600万男人带有成吉思汗的Y染色体,是从12世纪的这个男人的单个(染色体)拷贝开始的。每每成吉思汗攻城略地之后,就杀掉男人,并有组织地大规模地将当地最迷人的女人据为己有,让她们怀上自己的孩子。千年之后,他的Y染色体得以幸存和扩散,这是一个大范围的性选择过程。
  当然这只是一种中性的说法,还有很多女性实际上就成为成吉思汗以及类似的军阀或掌权者的性奴隶。也就是说,人类的两性进化表明,只要某个男性是强者、权势者或有能力者,除了能赢得无数女人的芳心并让她们投怀送抱外,在两性的关系和随之而来的伴随性而繁衍后代并使人类进化的历程上,强者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和占有他们可以想要的所有漂亮女人,这就构成了人类历史和今天的性选择与进化的主要模式,强者不仅有食的权利而且有尽情声色的优先权与机会。
  正如赛克斯所说,事实上,每当遗传学家检测进化图谱时,会发现一些孤立的Y染色体比别的Y染色体以更高频率出现,这些传播最广的Y染色体是历史上少数特别成功的男人留下的,他们将同时代的其他人的Y染色体挤掉了,就像成吉思汗所做的那样。赛克斯猜想,现在活着的每一个男人的Y染色体都来自某一个军阀首脑。
  任何生物的进化都离不开生存的具体行为,即食、色。而在人类进化的历史中,不仅食是强者所掌控,而且性也是强者所支配,女性只是沦为男性强者所支配和占有的对象而已。所幸的是,这种食、性或进化上的弱肉强食或“社会达尔文主义”现在遭到了人类更高文明的唾弃,比如一夫一妻制的产生,女性同样可以在性和生育上选择男性等等,但今天现实生活中的性选择上或多或少也保留了历史上强者可以随心所欲选择性伴侣的潜规则和遗迹。
  
  多吃多占与潜规则
  
  当然,在这种性选择或“色”的事情上,反过来女性对男性的选择也一样,归结到本质问题上来就是,强者(无论是男是女),可不可以多吃多占,既包括食,也包括性。实际上,用另一些历史学者的“潜规则说”来看就是,强者决定一切。既如此,当然强者可以多吃多占,正如成吉思汗。
  但是,从现代文明的社会机制来说,也有人认为不是所有的权益,包括食性,都是强者所拥有。当然,即使强者可以多吃多占,老百姓的说法是,强者可以挑选最好的肉,但总得为他人剩一点汤。这种看法自然也有理论基础,哈佛大学的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中就提出过正义社会应有的两原则,一是自由,二是差异。在保证每个人享受平等自由的前提下,强者有义务给予弱者以各种最基本的补偿,使弱者能够像强者一样有机会参与社会竞争。再换个角度说,先不论今天的社会契约允不允许如成吉思汗式的多吃多占,只是从纯生物学和遗传学的观点来看问题,只由一个人或少数人遗留下自己的种也不符合生物多样性原则,当然也无法过上幸福生活。因为哲人早就教导过我们,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当然这也是哲人对生活的总结。事实上,只由一个人或一小部分强者来进行人类的播种也不可能成为现实,即使社会法则不出来限制,自然的法则也会出来限制,当播种者总是同一血缘或血缘太近时,要想自己的后代强壮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痴呆者不会是少数,他们会提醒人类不能由一个人或少数人来播种。
  再来说说对成吉思汗播种的价值观,我倒是同意塞克斯的观点的。其实,搞这个研究的赛克斯也委婉地说了,他真的很为Y染色体感到遗憾。当顺着Y染色体的指纹回溯人类历史时,会看到它揭示的一些非常令人不愉快的行为。照我的理解,这个行为就是成吉思汗们不仅在食上的多吃多占,也包括在性上的多吃多占。
  顺便还要说的是,那些经过DNA测序并被确认是成吉思汗后代的人也并非就是确认。因为赛克斯也承认,由于没有任何成吉思汗的组织标本,“牛津祖先”公司的DNA测序只能建立在对一些可能因素做综合评估的基础上。所以,所谓的1600万成吉思汗的后代也很可能是一种推测,尤其是那些到饭店测试DNA并免费吃饭的人,如果出来就称自己经过DNA测序,是成吉思汗大帝的后代,很有可能只是一个笑话。
  最后,要担心的不仅是现实生活中很多人的成吉思汗情结与行为,而且是男女性别失调后可能会造成的两性进化的走向。因为,如果缺少女性(反之亦然),强者就会凭借武力、能力、财力、物力、性吸引力来获得伴侣,那么,人类会不会又回到成吉思汗的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