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如何度过业余时间决定一个人的未来

 
 
 

日志

 
 

李师师的风月政治学  

2010-04-04 14:14:20|  分类: 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月影响政治,卧榻左右时局,是封建专制体制的一大弊端。
              宋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正月十四傍晚时分,水泊梁山领导班子几位成员来到了东京。宋江担任“一把手”之后就奔首都,显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私去看灯一遭便回”。这次出差,目的是想看看招安的项目能不能拿下来。尽管上年九月初九重阳节前聚会时,宋江将企盼朝廷招安的想法写成歌,隐约地表达出来,引起了部分领导班子成员的反对,李逵甚

                     至借着酒劲踢碎了一张桌子,但宋江把自己这些草匪纳入朝廷正式编制的愿望并没改变。
              宋朝的商业和娱乐业非常发达。东京城内有一百三十余座寺观祠庙,七十二家富丽堂皇的大酒楼,而号称“瓦子”的民众乐园,一次就可接纳数千人游乐。当时,仅汴河一路,每年从江南运往京城的粮食就有五百万至七百万石之多。商业的发达表现在行业分工的细致上,南宋京都临安商业达四百多行,有米市、肉市、川广生药市、象牙玳瑁市、金银市、花朵市、卦市,不一而足。宋江几个人“转过御街,见两行都是烟月牌”,显然是到了“妓院一条街”。宋代市民熙熙攘攘的夜生活,连宋仁宗都曾感叹自己在宫中生活的冷清。作为艺术家的宋徽宗从地道里爬到北宋第一名妓李师师房里,就不足为奇了。
              李师师的知名度极高,关于她的绯闻漫天流传,如果那时有小报,她可以轻松地上头条。张邦基《墨庄漫录》载:“政和间,汴都平康之胜,而李师师、崔念月二妓名著一时。”当时的著名文化人周邦彦、秦观等都与她有过交往,有的感情还很深。《汴都平康记》说她“慷慨飞扬,有丈夫气,以侠名倾一时,号飞将军。”她的事迹在笔记野史、小说评话中多有记述。李师师和宋徽宗确实关系非常,《宋史·徽宗纪》有徽宗乘轿私会李师师的记载,《三朝北盟会编》也有徽宗赐李师师金带的证明。
              宋江等人来到“妓院一条街”后,在茶楼里向茶博士打听李师师“莫不是和今上打得热的?”茶博士道:“不可高声,耳目觉近。”在没有网络等传媒的宋代,关于皇帝包养风月女子的小道消息满天飞,连远在山东的宋江都知道了,可见很多人都有窥探和传播别人隐私的爱好,真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宋江一心想把梁山这支队伍带入体制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获得朝廷的招安。但是,主张招安的御史大夫崔靖被拿入大理寺,唯一的出路也被堵死了。如果正常的渠道成本过大或者门槛过高,选择非正式渠道便成为必然。因此,宋江才拍板决定“要见李师师一面,暗中取事”。
              风月影响政治,卧榻左右时局,是封建专制体制的一大弊端。许多行业和领域,表面上看起来规章制度、公文一箩筐,如果因此就真的循规蹈矩、小心翼翼,生怕越雷池一步,就会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地通过各种通道,轻轻松松越过了“高压线”。很多重大事情往往是在非正式场合由非正式规则决定的,如同国外商界利用打高尔夫洽谈生意一样。宋江试图走“二奶路线”完成招安大业,无疑是低成本的战略选择。需求信息一旦通过“枕边风”传入决策中枢,将会直接切换成现实生产力。李师师为人“慷慨飞扬,有丈夫气”,并且“和今上打得热”,是天下第一“二奶”。打通了这一关节,招安工作也就完成了一大半。小吏宋江的确具有战略眼光。
              李师师有如此的通天本事,能成为天下第一“二奶”,仅仅是只花瓶远远不够。徽宗能置后宫佳丽三千不顾,而宁愿钻地道来取李师师这一瓢饮,显然迷恋于她的过人风情。宋江很快就领教了李师师的魅力。他先派燕青去公关,燕青向李师师的经纪人李妈妈许下重金,宋江就有了第一次见李师师的机会,只是还没说几句话,徽宗就从地道里爬了进来。工作虽然没谈成,但宋江却看到了李师师的潜在价值。金钱和美酒可以缩短世俗人物之间的距离。第二次见面,宋江轻松地拿出了一百两金子,谦虚地说“山僻村野,绝无罕物”,意思是俺那疙瘩也没什么好东西,就这点土特产意思意思吧。李师师表现出了娴熟的交际手腕和通达的处世态度,不卑不亢地拜谢道:“员外识荆之初,何故以厚礼见赐,却之不恭,受之太过。”礼物照单全收,还拿得有理有节,也算是本事。

                这次见面,宋江被李师师镇住了。宋江先是在县里待了三十年,而后又跑到梁山上和一帮大老爷们住在一起,现在居然混到能和当今皇上“二奶”一起吃饭的地步,激动得酒有点喝大了,吆三喝四指指点点的,连在梁山“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草匪作风都使了出来。尽管柴进忙不迭地打圆场,阅人无数的李师师也通情达理地表示,“酒以合欢,何拘于礼”,但这也有失梁山首领的身份。有个小插曲,显示了李师师的幽默。李逵不满宋江在那里吃花酒,而让自己守大门,就闯了进来。宋江介绍李逵说:“这个是家生的孩儿小李。”

                    李师师道:“我倒不打紧,辱没了太白学士。”风流倜傥的李白,芳华绝代的李师师,粗鄙丑陋的李逵,简单一语,竟勾勒出一幅美妙的漫画。也难怪李逵生气,宋江只顾与美人喝酒,还故意弄首词来显示自己的文采,结果又被从地道爬进来的徽宗,打断了招安工作的洽谈。李逵一怒之下,打了负责警卫工作的杨太尉,惊了圣驾,宋江给皇帝专题汇报的计划也破灭了。
              西方管理学家曾做过专门调查,在一个人的成功因素中,沟通协调能力占67%。这种能力在李师师和燕青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尽管两次都没成功,但宋江等人确实看到了李师师身上所具备的圆通大度的处世素质。已经轻车熟路的燕青第三次单枪匹马,只靠吹拉弹唱就把同是业界行家的李师师给拿下了。李师师凭借自己天下第一“二奶”的身份,轻松躲过了惊驾的嫌疑,但宋江等人的行为无疑引起了她的警觉。所以李师师见了燕青后说:“你不要隐瞒,实对我说知;若不明言,决无干休。”已经找不到其他出路的燕青讲明了自己的意图:“只是久闻娘子遭际今上,以此亲自特来告诉衷曲,指望将替天行道,保国安民之心,上达天听,早得招安,免致生灵受苦。”
              李师师对梁山的意图既不怀疑,也不反感,而是表示出了信任、理解和热情:“你这一班义士,久闻大名,只是奈缘中间无有好人,与汝们众位作战,因此上屈沉水泊。”李师师相助水泊梁山完成了由体制外向体制内的转轨,除了接受了礼金、喜欢燕青等原因外,其根本原因是她和梁山英雄一样生存在体制外的江湖,“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有着不同于主流社会的道德观、价值观和难与外人道的人生际遇。所以,尽管李师师受到徽宗宠幸,“风雷声价,播传寰宇”,但前两次宋江等人出现在她家里的时候,她不仅热情相待,还主动邀请:“来日驾幸上清宫,必然不来,却请诸位到此,少叙三杯。”同样,燕青虽然是草匪,却赢得了李师师的垂青。要不是燕青把持得住,差点成了徽宗的“情敌”。
              同李师师的谈判工作,并没有大兵压境的紧张感,也没有讨价还价的扯皮感,一切都是滑着轻松的舞步向前推进。在宾主尽欢的会谈气氛中,李师师向皇帝引荐了燕青。燕青凭借几首小曲打动了宋徽宗,不仅为自己讨来了免于处罚的圣旨,还让徽宗全面地掌握了宋江对招安项目的渴望。路线确定以后,人才是关键因素。没有李师师的引荐,宋江就不可能实现招安的目标,同样没有燕青的努力,招安也将遥遥无期。对宋江招安的成功,李师师和燕青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李师师有着清醒的政治头脑。她的全部政治观点可以归纳如下:一、梁山好汉们是一班义士,只是屈沉水泊;二、朝廷被奸臣闭塞贤路,坏了国家大事;三、皇帝圣明,只是受了蒙蔽。她虽出身风尘,却能洞察玄机,明辨是非,“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以一袖清香,轻松消解了几十万金戈铁马。蔡京等国家重臣全然不顾国家利益,政治品质还不如一个风尘女子,真是令人感叹。
              张端义在《贵耳集》中说李师师和宋徽宗“君臣遇合于倡优下贱之家,国之安危治乱,可想而知也”。把李师师当成了红颜祸水,显然有失公允。但凭李师师的能力,如果要做点坏事,肯定也能惊天。话又说回来,历来红颜祸国之说颇盛:夏亡于妹喜;商败于妲己;西周毁于褒姒;吴国灭于西施;唐破落于杨贵妃;有清一代三百年,败亡在慈禧太后手中。甚至有人评论说,辉煌的事业往往经不住卧榻边的几声娇笑。
              其实,一切败亡都是私欲过分膨胀而没有加以遏制的必然结果。把失败归咎于卧榻之侧,显然是在推卸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