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如何度过业余时间决定一个人的未来

 
 
 

日志

 
 

唐朝官员的绰号  

2010-10-22 22:43:07|  分类: 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绰号,又称外号、诨名,往往是按照人的容貌气质、性格特点和一贯做派所取的别名和戏称。读唐史,读到一些官员的绰号,既形象地展现了他们的个性特征,也反映出当时的社情民意,官风政声。捧腹之余,引人深思。

  武则天的时候,官来得容易,脑袋也掉得容易。一些官员为了自保,怕担风险,说话办事就模棱两可,生怕被抓住把柄。时任宰相的苏味道,就是老奸巨猾之徒,处事圆滑,凡事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一次,他的门客问道:“天下医生们开的药方子有那么多,药物的搭配又那么复杂,请问相公这其中调和配方的原理是什么?”苏味道佯装胡涂,只是用手摸着床的框棱,却一语不发,于是人称其为“模棱手”。其自述也颇有心得地说,“处事不欲决断明白,但模棱以持两端可矣”。

  当时有一个宰相叫王及善,才学平庸,行为猥琐,精神迟钝不清醒,完全靠父荫起家。在文昌台(尚书省)任右相时,不去做国务政柄大事,而是马夫一般,只去监管令史们(未入流的低级事务官)骑的驴子,防止进入都省官署。每日吆五喝六,整天乐此不疲,成为朝野笑柄,于是就有了“驱驴宰相”的绰号。后人用“驱驴宰相”专门形容那些纨子弟出身、不学无术又不务正业的人。

  封建时代的官吏,大多贪婪无耻。唐时密州刺史郑仁凯,特别抠门小器。有一天,家奴的鞋子穿坏了,请求他再给自己买一双。悭吝成性的郑仁凯哪里舍得自掏腰包?过了一会儿,他看见看门人脚上穿着一双好鞋过来了,便灵机一动,吩咐看门人到庭院里一棵大树上去捉鸟。看门人不明就里,听了郑大人的话,就脱鞋上树。郑刺史立即安排奴仆把他的鞋拿走。此事传开后,郑大人便有了“偷鞋刺史”的雅号。

  这还只是恶作剧似的卑鄙,更恶劣的是私欲得不到满足,就借机报复,把人家整得倾家荡产。有一叫王弘义的,本是乡间无赖,武则天称帝的天授年间,鼓励告密,重用酷吏,王弘义就靠诬告他人起家。先被授予游击将军,后又被任命为御史,与来俊臣一起专干诬告士大夫的勾当。有一次,王弘义曾在乡间向瓜农要瓜吃,瓜主很鄙视他的为人,当然不肯给他。王弘义本是无耻之人,鬼点子也多,为了报复,回来后就向县衙绘声绘色地编造故事,说在瓜园里看见有白兔。县衙一听,兴致勃勃,立即集合人去追捕,顷刻间瓜秧瓜果被糟蹋一地扫荡一空,瓜农欲哭无泪。人们非常愤恨,称王弘义为“白兔御史”。

  唐朝已经开始科举取士,一般来说,靠考试做官的人,笔墨之事当属本分,但有时也不尽然。当时有个名叫陈希闵的,曾担任司刑司直的官职。此人是无才无能之辈,各种公务到了他的手上,不知如何处理,手头积压甚多。他办公时一手执笔,一手支住额头,半天都不知道如何下笔,同衙门的人戏称其为“高下笔”。而且,凡是由陈希闵经手的公文,删改之处甚多,时间又拖得很长,以致纸张穿破,针刺一般,出现很多孔洞,所以又被称为“按孔子”。还有一个中书舍人(即为皇帝起草制敕的官员)叫阳滔,一次,皇帝急令他抄制诏书,可是拿着库房钥匙的令史去了别处,取不出旧的稿本参考,无法依样画葫芦,完不成任务就要丢官降俸挨板子。阳滔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为官之尊,亲自找来一把斧子,将窗框砍断钻了进去,将稿本取出来。时人称之为“斫窗舍人”。

  为了朝廷的威仪,唐朝对录用官员有身、言、书、判四条标准,“一曰身,谓体貌丰伟;二曰言,言辞辩正;三曰书,楷法遒美;四曰判,文理优长”。这四条中,第一条便是“体貌丰伟”。但到了武则天称帝,为了以禄位收买人心,用人不拘一格,也就管不得相貌好坏,是否有损朝廷形象了。贝州有个举人名叫赵廓,身材极为短小,大概是个侏儒,一开始就被授为监察御史,人称他为台秽(秽,丑陋之意)。李昭德形容他是“被霜打了的谷束”,又称“谷束御史”,说他个儿跟一小捆谷子高矮差不多。凤阁侍郎王方庆,身材瘦弱难看,语言粗鲁迟钝,智不超俗,才不出众,又愚顽怯懦,行动迟缓,若冻僵的苍蝇,被称为“冻蝇侍郎”。

  泄露国家机密,古称“漏泄省中语”或“漏泄禁中语”,是为官之大忌,历来为执政者所严禁。唐德宗的时候,窦参为相,拥有人事权,可以任免一些中高级官员。窦参有个远房侄子名叫窦申,为人干练,曾官至京兆少尹,不久又迁为给事中。窦参十分喜爱他,经常把一些官员任命的决定提前告诉他,窦申因此想出一个发财的歪点子。每当窦参将任命某人为官的消息告诉他后,窦申就立即将这个消息透露给那个即将被任命的人。那人为了能顺利做上官,便会赶紧向窦申行贿。由于窦申每说必中,时人便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喜鹊嘴”。报多了喜,当了皇帝老儿的家,以国为家的皇帝当然不会高兴。于是,“喜鹊嘴”便成了“报丧鸟”:窦参、窦申最终因此落得个被赐死的悲惨下场。

  这些佩戴着形形色色绰号的唐朝官吏们,或尸位素餐,或骄奢淫逸,或暴戾专横,或骄纵枉法,或趋附谄媚,或贪位苟且,或愚痴昏聩,或懒惰无为,不是昏官贪官,便是冗官庸官。穿过历史的千年时空,解读这些绰号后面的轶事,至今仍能清晰感受到封建专制统治的黑暗,官场小人的无耻狠毒,百姓的爱憎好恶,和民间的智慧幽默。

  (摘自《大公报》 作者:姜少勇)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