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如何度过业余时间决定一个人的未来

 
 
 

日志

 
 

九鲤湖老方丈巧解伊大人心病  

2011-04-05 17:07:5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朝六十年年底,一日上午,日光暖洋洋,伊大人漫步在山间小径上,头略低,边走边沉思,时不时发出一声叹息。回想起近段朝廷里总有人弹劾自己,皇帝对自己也不比从前,总是冷面以对,动不动就大发雷霆,想起以前为国家出生入死,在前线平叛呕心沥血,真是心寒。

       伊大人抬头看去,不远处就是九鲤湖,但见湖面清净如玉,波光粼粼,再放眼看去,四面群山环抱,虽已入冬,但山上青松、灌木还是郁郁葱葱,好一个人间仙境!不觉得心生感慨:本大人驻守拉萨府近十年,水土不服,脸都变形的不成人样,还是老家的水土养人啊!如今边陲安宁,朝廷就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朝廷上对自己的流言就没一日停止过。

九鲤湖老方丈巧解伊大人心病 - 伊建康 -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来到九鲤湖门口,四根巨大门柱组成的大门巍然屹立在路中间,雄浑有力的“九鲤湖”三个字已经不是自己当年题写的那三个字,当地地方官得知自己被弹劾告老还乡后,字马上就被换掉了。

      伊大人正要踏入景区,门童一手拦住了,恶狠狠地说道:“伊大人,噢,不,伊刁民,请你买票。”

      看着眼前这位满脸横肉的家伙,伊大人大跌眼镜,这个平时对自己点头哈腰,自己当时也考虑到这种小人不可得罪,每次来观九鲤湖多有打赏。“哎!”又是一声叹息。伊大人从衣兜里摸出一两银子放到门童手里。门童接过银子往空中抛接了三次,不停地抖着右腿,拉长了音调阴阳怪气地说道:“以前是一两,现在是三两了,你不是喜欢打赏钱嘛,再给爷打赏二两。”

       伊大人摸完了衣兜又开始翻裤兜,摸了半天才摸出一两银子和十几文铜板,全部递到了门童手里,说道:“官爷,给通融通融,身上就这些了。”门童揣起银钱,头一扭,往门卫室走去,往门口躺椅上一躺,翘起二郎腿,嘴角甩出两个字:“进去。”

       伊大人缓步进入景区,想想当时自己真傻,当时为什么不多捞点钱,弄得现在捉襟见肘。但再想想也就豁然开朗,当初如多捞点,现在估计在天牢里呆着了。

      走过通仙桥,再七拐八拐,来到大雄宝殿门前,但见建筑恢弘,香火缭绕,千年古刹,经过风雨的洗礼,依然风光依旧。香客门进进出出,烧香、磕头、抽签、放鞭炮忙得不亦乐乎。      

九鲤湖老方丈巧解伊大人心病 - 伊建康 -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伊大人拾级而上,进入殿内,对一位站在香炉旁边的小和尚说道:“麻烦小师傅给天一大师通禀一声,就说是故人求见。”
      “好的,请施主稍等”,说完,小和尚往东厢房走去。
       不一会儿,小和尚出来,双手合十,对伊大人说道:“施主请进,我家方丈有请。”
       轻轻推门进入东厢房,只见天一大师正在草席上静坐打禅,伊大人站在一旁,屏住呼吸,轻声说道:“大师近日可好,晚生无法超然物外,无法摆脱尘世的烦恼,今日特地来找大师指点迷津。”       
       “伊大人请上坐,老衲早知伊大人今日要来,故早晨不敢远游,在此等候多时了。”天一大师捋了捋飘逸的白须说道。
        伊大人慢慢地脱掉布鞋,与天一大师面对面盘腿而坐。坐定,回道:“晚生早就一介草民了,今后大师就不必以大人相称了,真是羞煞晚生了。”
       天一大师笑了笑:“哈哈,无妨,无妨。”紧接着喊到,“徒儿,把刚泡好的铁观音端上来。”
      一小和尚忙把茶几端到席上,放在二人中间,茶几上茶壶里冒出袅袅清香。给二人斟茶毕,小和尚退出。
      伊大人先抛出话茬:“晚生曾经踌躇满志,想凭一腔热血报效国家,可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告老还乡的命运。还是大师你看透人世,整日与山水作伴,倒也落得个清闲自在。”
      天一大师紧闭双目,面含微笑道:“伊施主此言不差,老衲在九鲤湖大雄宝殿已有六十载春秋,已经练就了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的境界。伊大人还差火候啊!哈...哈...”
       “那是,那是,伊某始终心里有纠结,鄙人愚钝,今日就是专门来聆听大师教诲来的。”说完,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笑道:“见笑了,口太渴了。”
        天一大师道:“伊大人还是幽默风趣,凭你这个态度,晚生断定不久伊大人定能东山再起。皇上老人家心中有数,这是保护你,怕你卷到党争中去,也是考验你,你这点委屈都受不了,皇上怎么用你干大事。”
        伊大人道:“皇上老人家虽是明君,但也摆脱不了历史规律,他老人家也在玩势力平衡,我只能与奸臣共存亡,忠臣奸臣谁都别想一党独大,所以有时候觉得干点事挺没劲的,郁闷!”
        天一大师说道:“康熙皇帝当年说过,明珠滑如油,伍次友清如水,光有水,没有油也食之无味。可见皇帝本身也不想光用忠臣。”
       伊大人又叹息一声:“哎!恶劣的自然环境,虚弱的身体素质,残酷的官场政治,繁重的脑力劳动,精巧的陷阱圈套,无法抗拒的威逼利诱,无法摆脱的历史规律,无法摆脱的自然规律。哎!做人难
       天一大师仍然不急不忙地说道:“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这才是真正的做人与处世了。
       伊大人紧凝双目,略有所思,说道:“此段话伊某倒也能倒背如流,可惜啊,毕竟是凡夫俗子,做到很难啊!世上像大师这种境界的人能有几人?”
       天一大师急忙接过话茬道:“伊大人言重了,老朽消极避世于此,没有为天下苍生做一丁点好事,真是无用至极啊!羞愧,羞愧。”
       伊大人见天一大师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怕再说下去会闹得不愉快,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大师,请喝茶。”天一大师缓缓端起茶盅,呷了两口,轻轻地把茶盅搁在茶几上,伊大人接着将茶满上。
       伊大人说道:“大雄宝殿的黑板报出的不错,刚才鄙人进寺之前,浏览了片刻,确实言简意赅,伊某近几年只知道用奇谋奇计,头发都弄白了,把有限的脑细胞榨得是一滴不剩,倒是将一些很简单的道理给忘了。板报其中四月、五月写的特别好,伊某给大师念来听听:四月出来插秧田,低头便见水中天;身心清净方为道,原来退步是向前。五月出来划龙船,争名夺利闹纷纷;人生本来如梦幻,争来争去一场空。”九鲤湖老方丈巧解伊大人心病 - 伊建康 -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天一大师笑道:“黑板报本为香客而办,香客烧香多为一些烦恼、欲望而来,黑板报的宗旨就是让世人摆脱苦海,摆脱烦恼,摆脱欲望的折磨。想不到伊大人对此也感兴趣。真是:岐黄可医身病,黄老可医心病啊。”
       说道黄老,伊大人便想起儒家,说起这些,伊大人自然是滔滔不绝:“伊某从小就接受儒家教育,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整天把自己弄得像国家栋梁一样,结果准备把自己的身体、青春、生命,甚至子孙都要献给朝廷大干一场时才发现:世道原来很怪,不是谁能想象的出来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因为这天底下,象我这样的官太少太少,能像我这样死心眼的更是少之又少,而像和申、高俅、贾似道、蔡京这样的贪官、昏官更是多如牛毛。孔圣尚曰:法不责众。就我一个人,扛着一杆天朝王法的大旗,就能够横扫天下,澄清玉宇?”说到兴奋处,伊大人更是神采飞扬,唾沫四溅。
        天一大师抹了抹被溅到自己脸上的唾沫说道:“从唾沫的气味可以看出来,伊大人的火气很大啊!伊大人又意气用事了不是,你心浮气燥怎么能赢?你远得可以想想狄仁杰、包拯,有智慧的忠臣哪个不是保全了身家性命,又完成了一番大事,又得到了身后万古名。近得可以看看李鸿章李大人,他一生从政40年,遭遇过800多次弹劾,有的是小人告密,有的是上司打压,有的是亲信背叛,有的是政敌陷害,有的是捕风捉影,有的是证据确凿,面对无数或明或暗的对手,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风暴,李鸿章总能从容地走到最安全的地方,一直被弹劾,谁也扳不倒,在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宝座上一坐25年,呼风唤雨,权倾天下。伊大人啊伊大人,老朽说你两句不中听的,你连李鸿章的手指头都比不上,还整天牢骚不断,我借用一位伟人的话送给你:牢骚太胜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大师教诲的极是,伊某心领了。可伊某何尝不知自己有这些毛病,但就是没有毅力改掉它。伊某始终有几个参不透的问题萦绕在心中,今天最主要的就是请大师一一作解答。”说完,伊大人双目殷切地注视着大师的双眼,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天一大师含笑点了点头:“伊大人请讲,老衲洗耳恭听便是。”
          伊大人一板一眼地说道:“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为朝廷事情办的越多,当然犯的错误就越多,到时不管政敌也好,还是民众也好只记住你犯的错误,而忘记你的功绩,我是积极进取做的更好呢,还是清净无为呢?就我目前这种状况,我是安度晚年好,还是再进官场那个大染缸好呢?许多人想进进不去,想出的又出不来,我进退自如反倒不知所措了。”
          “接着往下说,伊大人今日可以畅所欲言。”天一大师道。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政敌处于下风,我是狠一点痛打落水狗呢,还是心胸放宽点得饶人处且饶人呢?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怎样做人才算有意义,像大师这样?像伊某这样?像老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婆孩子热炕头,倒也过得其乐融融,还是说人一出生就意味着死亡,这样说来所有人都活得没有意义?”伊大人顿了顿,“请大师给予解答。”
            天一大师右手掌抵住草席,撑起上半身,说道:“今天难得天气放晴,伊大人何不随老衲出去走走,当人与自然融为一体时,思维才能无拘无束,才能慢慢解答好你的难题,才不愧于天一的法号。”
            两人即刻起身,穿好鞋子,推门而出。出了大雄宝殿往湖边瀑布走去......
            不久,两人来到“天子万年”石刻下面,驻足观看,良久无语......  

 

 

 

 

九鲤湖老方丈巧解伊大人心病 - 伊建康 - 伊建康 伊莉莉 伊晨熙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